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风光欣赏 > 正文

这里一度承载着中国造修船工业的历史

类别:风光欣赏 日期:2018-1-13 15:18:07 人气:777 来源:

  走在全面贯通的滨江岸线旁,葛臖总觉得,自己和滨江有着不一样的感情。外公解放前就在上海船厂工作,爸爸也是船厂工人,他现在是船厂的副总经济师,作为“船三代”的葛臖,脑海中抹不去的是浦东和杨浦滨江边满满的风景。这风景中,有人、有物、有事,有着几代造船工人的印记,有着对未来无尽的畅想。

  杨树浦岸线,浦江之水依然奔流翻涌。绿树丛荫旁,几个孩子嬉笑着跑过,大人们一边微笑,一边好奇地打量着附近斑驳的登船梯与塔吊。

  静谧、休闲,这是现在的滨江岸线。时光倒退几十年,孩子们奔跑的场地,就是上海船厂繁忙的船坞,这里一度承载着中国造修船工业的历史,闪耀的焊光、响亮的汽笛、有力的,是造船人日常的工作场景。

  这里曾是上海船厂浦西分厂,几代工人在这里默默奉献,成就了上海造船业的辉煌。如今,回忆都定格在了方寸间的一张张照片上。

  葛臖爱拍照,也爱收集照片。在他的博客上,有着许多关于上海船厂昔日的文章,其中总有一些蕴含着历史韵味的船厂照片,无论是工作照,还是工人的生活照,甚至是厂里的会议照片、运动会照片,都带着那个时代浓浓的印记。

  看着照片,葛臖能娓娓道来许多有趣的故事,行车梁下许多小伙子爱慕地看着清秀的行车女司机;清洁工人爬进一米多粗的排气管道清扫;班组师傅谆谆年龄最小的他踏踏实实学好技术;搬走那天,师傅们一遍遍擦拭着用了几十年的设备,仔细地包起来,依依不舍的样子仿佛送别自己的孩子

  走在现在的滨江岸边,葛臖的脑中往往会有两幅画面,过去与现在,和谐地交织着。而他,更的是未来。

  正如所有曾在这里工作过的上海船厂职工一样,他们因产业调整而告别滨江;他们又因城市发展而关注滨江。从百年工业传奇,到未来文化休闲之旅,滨江的发展牵动着这些产业工人的心。

  “这样两个相连的百年船坞是独一无二的。”葛臖告诉记者,长度分别为205米和262米的船坞,堪称上海资格最老,由德资的瑞镕船厂在1900年开挖。别看它们现在空空荡荡,当年可是接待过无数“八方来客”,市民熟知的“雪龙号”大修,就是在此进行。

  按照此前杨浦滨江的方案,它们未来将被为“超级秀场”,承载剧场、时尚发布展示厅、演艺舞台等公共文化功能。不过,葛臖还常期待亲眼看到它们“变身”的那一天。或许,这里将来就是滨江“项链”中颇为珍贵的“珍珠”之一。

  “在城市中地,进行45公里的滨江岸线。这既是一种勇气,也是一种自信。”葛臖有些自豪地告诉记者,国外的朋友得知这项工程后纷纷表示赞叹。

  45公里,需要多少企业搬迁,又需要克服多少障碍?最终,这段城市最佳风景不大搞商业开发,完全向市民,成为了休闲与文化场所。葛臖说,这体现出上海的“大气”。

  “在岗位上干好本职工作,就是最好的奉献。”葛臖认为,对于船厂职工来说,当年在滨江岸边留下的“工人印记”,在离开后依然能发扬光大,只有依靠所有人一点一滴的努力,才能绘就出滨江最美的风景。

  每个人都会用自己的方式去看滨江,但朱雪冰绝对算得上是其中的“另类”。因为,他是站在320米的高度俯视风景这边独好。

  作为位于北外滩沿线黄金地段、浦西第一高楼白玉兰广场的招商营运副总,朱雪冰比有着更多机会全景式鸟瞰变化。登上楼顶直升机平台,虹口滨江沿线就这么一览无余地呈现在眼中。有时他甚至有一种错觉:如果时间是一台摄像机,那么他所看到的景象就是一格格电影,从无到有,从粗糙到精致。滨江的,就这么缓缓而真实地发生着。曾经近在咫尺却难见江景

  在来白玉兰广场之前,朱雪冰6年前在海宁乍浦附近工作。虽然同处一区,当时的他对虹口滨江却有着一种陌生感。

  在朱雪冰的印象中,只记得外白渡桥、浦江饭店、海鸥饭店、公平码头除此以外的绝大多数沿线,给人感觉就是陈旧、落后与封闭。走在附近,映入眼帘的,常常是上了岁数的里弄,弯曲不平整的地面,石库门里“七十二家”房客的喧闹。或者,一个个沿线单位和工厂紧闭的大门,“单位重地,外人勿进”的警示。而浦江,在这一切的背后。即便你走到了它的身边,却什么景色也看不到。

  “唯一的例外是乘摆渡船。”朱雪冰笑着说道,当自己站在船上的时候,那些隐藏着的景象随着距离拉远,逐渐出现,用一种“远观”的方式满足着他一览浦江的愿望。

  当时的朱雪冰不可能想到,未来自己会与虹口滨江“结缘”,而且能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去重新欣赏这里的风景。

  今年1月4日,“浦西第一高楼”的白玉兰广场正式竣工建成,建筑高度320米,超过曾经浦西的“一哥”上海世贸国际广场,成为北外滩又一新地标。朱雪冰被派到这里负责招商营运,来到新岗位的他突然发现,滨江变了!

  “更,更美了。”站在320米的高度,朱雪冰由衷地感慨道。从这里看下去,不仅虹口滨江,就连杨浦、黄浦和浦东滨江也清晰可见,“你看,那些老式旧里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绵延的绿化和慢行步道;曾经的工厂、码头实现了功能,打开大门,让亲水变为可能。”

  身处此地,朱雪冰深切感受到这里每一点转变。“就拿白玉兰广场来说,最初的时候,从高楼望下,周边都是嘈杂的工地,夜里一片。伴随着建设推进,大楼越长越高,周边设施配套逐步齐全。办公楼和酒店启用后,点亮的灯光也是越来越多。”

  每一次,他陪着客户“登顶”,看着那些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们被眼前景象所震撼,发出一声声赞叹之时,朱雪冰心中总是有着默默的自豪感。

  作为北外滩首个超级项目综合体,白玉兰广场“双塔”之一的W酒店已经正式开业,迅速成为奢华时尚酒店。320米超5A写字楼的企业开始入驻,就在明年,地下98000平方米的商业广场也将正式运营。上海最大的IMAX影厅、目前世界最大的楼体LED屏、上万平米屋顶花园所有的这些亮点,使其成为此地不折不扣的“地标”。

  “可预见的是,这里很快将成为滨江休闲的重要场所。”朱雪冰充满期待地告诉记者,被吸引来的市民会越来越多,滨江也会因此而变得更加热闹起来。

  今年58岁的梅刚可谓不折不扣的“滨江人”,从出生、求学到工作,他的人生轨迹就从来没有离开过滨江:杨浦滨江、虹口滨江、黄浦滨江和徐汇滨江。

  梅刚如今的工作岗位是西岸集团光启文化产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运营管理部门负责人,为徐汇滨江的30多个场馆和艺术工作室运营提供后勤保障。

  梅刚出生在杨树浦,这里濒临杨浦滨江。16岁那年,因为哥哥结婚,他不得不搬到了位于龙华机场附近的徐汇滨江。于是,每天骑自行车从徐汇到杨浦,成了梅刚的必修课“基本线是从龙华寺董家渡外滩海宁大连控江一过来,一骑就是两年。”梅刚透露,当时他就想,如果能沿着黄浦江岸线小时的程可能就不会那么枯燥了。

  梅刚步入职场的第一份工作在上海手表厂,地点在霍山大连口,地属虹口滨江;第二份工作在一百集团旗下的钟表公司,地点在金陵东外滩,在黄浦滨江的版图中;现在梅刚的上班地点是龙腾大道的西岸艺术中心,这里的原址是上海飞机制造厂厂房,是我国首次自行研制、自行制造的大型喷气式客机运-10的诞生地,如今更是徐汇滨江的黄金地段。

  身为一名地道的上海“滨江人”,梅刚的职场生涯经历了从制造业到零售业再到现在文化产业的不断转身,这也让他能切身感受到这座城市的变迁和发展。

  梅刚被戏称为西岸文化艺术活动的“后勤部长”,因为他要负责区域内30多个文化场馆和艺术工作室的运营。它们中间既有名声在外的西岸营地、西岸文化艺术示范区,也有涵盖了摄影、美术、时装、建筑、音乐和体育等领域的工作室。仅以美术领域为例,就有中国内地最大的香格纳画廊、日本大田画廊、意大利艾可画廊等。徐汇滨江全年不同类型的文化公共活动此起彼落,梅刚功不可没。

  “每个周末,我们西岸的各个停车场总是停得满满的,小车大巴接踵而至,不仅有上海市民,长三角游客也不在少数。我曾经问过他们中的许多人,答案各不相同。有的是怀旧情结,寻找当年的历史记忆;有的是休闲放松,欣赏今天的江色美景;更多则是来享受西岸的文化大餐。”虽然从今年春节以后,包括双休日在内梅刚一天也没有休息过,但是他说自己非常享受这样忙碌的日子:“一是自己是一个热爱文化艺术的人,二是觉得忙得有价值。”老工业建筑以全新姿态亮相

  同样令梅刚感到骄傲和欣慰的是,徐汇滨江作为昔日聚集着“铁、煤、砂、油”等的大工业厂区,这一曾经是上海乃至中国近代工业的摇篮,如今随着岸线功能的转换,依然保留着历史的记忆。许多当年的建筑物被景观化并且赋予了新的功能:余德耀美术馆选址原龙华机场机库、龙美术馆(西岸馆)选址原北票码头、油罐艺术公园选址原中航油油罐、跑道公园选址原龙华机场跑道

  作为一个“滨江人”,梅刚忙碌并快乐着,热爱和陶醉于自己的工作岗位和工作地点,因为这“寓意着一座座有着工业遗迹感的建筑正在以全新姿态向城市”。

  “浪奔、浪流,万里滔滔江水永不休”上海是一座有码头情结的城市,而百年轮渡更是不少市民生活的日常,对江水江景有着天然的亲近感。

  自从1984年进入上海市轮渡有限公司,今年已经52岁的冯海平每每站在渡口,都有一种说不清的复杂情感。在他人生最美好的岁月,轮渡经历过车来人往的辉煌,也因为大桥、隧道、地铁等城市建设迅速推进,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失落”。

  而今,冯海平看到了行业重新崛起的希望。随着黄浦江公共岸线贯通工程的推进,沿线靓丽的滨江风景吸引着越来越多市民游客乘上轮渡,或寻找记忆,或领略浦江两岸的美好风光。

  “在已经贯通的杨浦滨江段,观光休闲的市民游客纷至沓来,民丹线等轮渡线近几个月客流明显回暖。相信随着浦江岸线公里全线贯通,将带给轮渡全新的概念和变化。”

  作为上海轮渡公司滨江项目办公室副主任,冯海平告诉记者,根据黄浦江公共岸线贯通项目规划,工程涉及轮渡公司下属10条航线个渡口,其中杨浦区范围内有宁国渡口、秦皇岛渡口;虹口区范围内有公平渡口;黄浦区范围内有复兴东渡口(杨复线、东复线浦西)、董家渡渡口、陆家浜渡口;徐汇区的港口渡口;浦东新区涉及歇浦渡口、民生口、其昌栈渡口、泰同栈渡口、东昌渡口(杨复线、东复线浦东)、杨家渡渡口、塘桥渡口、南码头渡口、三林渡口;另外还有外马的帝龙码头。时间紧、工作重、压力大,牵涉面众多,又要把对市民出行影响降到最低,每个渡口的方案都要尽心规划和安排。

  “有的渡口需要重建,有的需要性改建,但唯一旨就是要融入两岸整体风格,既留得住记忆,又展示大上海与时俱进的时尚。从目前完成的项目看,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焕然一新的面貌得到了各方肯定。”冯海平说道。

  浦东,随着南浦大桥等陆续建成,车渡关了,客流急剧下降,不少职工选择了离职,因为看不到希望;上海世博会期间,轮渡船更新换代成空调船,不仅给乘客带来了更舒适的体验,也改善了职工的工作,大家心情舒畅不少。

  “更惊喜的是,随着近两年浦江岸线贯通工程推进,站点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些重建完成的渡口像丹东渡口等,不仅房子变新变靓了,工作更舒适了,座椅、检票系统等服务设施也更现代化人性化了。”李弘笑着说,以前进入轮渡口,远远看到的是;而今全是走字屏和显示大屏,传递着票价等各种信息。软硬件工作的改变,不仅让老职工感到高兴,也吸引了年轻人加入轮渡人员的行列,让人看到了未来的希望。

  没有人可以否认,在滨江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始终活跃着这座城市里劳动者的身影。他们,是过去奇迹的参与者和缔造者;他们,也注定将是未来美好的开拓者和受益者。

  45公里岸线打通,需要企业和员工的理解与支持;45公里岸线重塑,同样需要一批“先行者”的努力和奉献。

  在滨江贯通之时,我们找到了几位与其有着深厚渊源的一线职工,他们中有些在江边工作多年,有些是变迁发展的践行者,有些因滨江而生活发生了变化,他们所投身和奉献的行业也因滨江而获得了难得的机遇。

  推荐:

  

0
0
0
0
0
0
0
0
下一篇:暂时没有下篇!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 )条 查看

姓名: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推荐文章更多

热门图文更多

最新文章更多

关于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人才招聘 - 帮助

CopyRight 2002-2012 技术支持 FXT All Rights Reserved